搜索
微信公众号: paracncom
查看: 16804|回复: 41

0301-030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3-6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70303, SYD Time 20:23 BJT 17:23 COLEDALE BEACH

布里斯班到SYD的1号公路之旅到达目的地了. 沿途经过了两三个飞行场地, 但是都因为风向或风力的问题而无法如愿. 经过麦夸里港海滩的时候圆了自己一个已过时效的愿望. 看了美丽的拜伦湾灯塔. 那里是澳洲大陆的最东点. 在小镇上有很多描绘灯塔的摄影和绘画作品. 被其中一幅以满月为背景的灯塔特写迷住了. 一百澳刀. 真想买下来. 拜伦湾是沿澳洲东海岸线向外伸出的一个半岛. 所以在岛上塔脚下环顾四周, 你会被周围所环绕的广阔的海域所震惊. 视觉上的错觉让人感觉仿佛海岸线都呈微微的圆形. 走到了天涯海角的感觉. 可惜风向不对. 否则在这里飞行应该是让人赏心悦目的事情. 意外的在这里看到了成群的迁徙中的海豚. 心情好极了. 遗憾的是没有留意灯塔在下午两点关闭. 没有机会上到灯塔上参观了. 留下了一个小遗憾不知道下一次如愿的时候会是哪年了.

回到Stanwell公园,起飞场风向依然不对. 询问了卖饮料的大妈, 昨天还有人在飞. 遗憾. 明天就要还车了. 没机会了. 等下次吧. 开车前往卧龙岗途中的营地扎营. 饭后下海游泳. 总是因为这里的海滩浪太大, 泳镜又忘带了而不敢放开游. 今天仗着酒胆下水呆了一会. 怕会出意外就主动向人群靠了一靠. 浪很大, 十米外有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趴在冲浪板上拼命向回游, 岸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亚裔爸爸在向我求助. 感觉到小孩子好象遇到了问题, 下意识的向他们游了几米. 忽然感觉水流速度明显加快, 人被向海里吸了几米. 一下子踩不到底了. 向前猛游. 一个个海浪打过来, 不明白是海底忽然变深了还是海水在把人往回吸, 连换了好几口气都没能探到底. 慌了. 抓紧换气的机会拼命向回游. 喝了两三口水还没游到岸边. 开始犹豫是否喊救命的时候终于到岸上了. 看到了焦急中的妈妈. 好象语言不通. 赶紧跑到岸边向周围看起来象是会游泳的人求助. 又冲下去两三个浪里白条, 终于把几个孩子救回来了. 越南妈妈放心了. 我累坏了. 冲凉完钻进帐篷混身都酸了. 才明白中午和海边妹妹聊天时听说到的名词, 虹吸. 后怕.




20070305 SEL Time 13:24 BJT 12:24 Pacific Ocean新几内亚以北500Km,12000mh,910km/h NNE

澳洲的旅行再有十多个小时就结束了. 想念老娘,香港,兄弟们,小屋和车车. 预计到达香港要到晚上11点以后了, 回深圳可能会到第二天凌晨一点的样子. 临上飞机前在SYD国际出发厅冲了个凉. 浑身舒服的上飞机了.

澳洲真的有很多有趣或让你感动的地方. 无论是景致,文化,经济还是人们相互之间的交流. 出发之前还一直在担心沟通上和生活差异上存在的问题. 毕竟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祖国. 想不到一切都十分顺利. 应该算是一个美好的旅程吧. 似乎所有和我交流过的澳洲人对我的中国土生土长的E文都充满了怀疑,呵呵.

澳洲的生活消费标准基本上是按照与RMB的汇率执行的. 这点害苦了想来这里飞行的兄弟们. 财富在你踏上这片土地的同时瞬间缩小到原来价值的六分之一. 然而收入和消费的差距远不止如此. 在这片土地上, 你会发现汽油比可乐便宜, 水比葡萄酒贵... 按照当地的收入比例折合我们的收入和油价换算, 当地人烧油大约相当于我们每升汽油卖到1元多不到2元钱的状态. 但是这些问题难不倒聪明的中国兄弟. 我们有办法对付. 当地政府大约会给失业的居民每星期200多澳元的补助, 每出生一个孩子会有4000澳元的补助. 当然, 孩子的医疗和教育是完全免费的. 除非你要另外选择私人医疗或私人教育否则这部分开支是由政府负责. 房地产在这里很难有象中国那样的作为. 土地所有制和生活方式, 人口和城市规模决定了这些区别. 了解到这些, 难免会让我们产生一些很奇怪的滋味.

第一天飞机准备降落在SYD国际机场之前, 被窗外的景象吓到了. 觉得不象是到了传说中的澳洲土地. 放眼望过去几乎看不到任何能代表现代城市的痕迹. 只有星星点点的别墅小屋和谐的隐藏在树丛和海边. 让你觉得是不是落错地方了. 落机后回市区的路上仍然没有消除这种顾虑. 是不是机场离市区太远, 到了乡下了... 满眼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的小街铺. 直到二十分钟后才看见远远的夕尼塔和CBD建筑群. 才明白没落错地方. 这里的建筑对自然环境的尊重让人心悦. 而街边小店门顶的年代经常让你目瞪口呆. 19世纪的房子比比皆是. 让你惊叹建筑者们的敬业精神和房屋的百年品质. 在我的生活中似乎能接触到的除了文物之外的最老的建筑就是大学里的50年代的宿舍楼和教学楼了. 能够感觉得到质量在文化沉淀中的份量. 最古老和美丽的建筑经常会是当地的邮局. Manilla的Fish&Chip小店的老爷爷告诉我们,他经营这家店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了. 全镇的居民间互相都认识. 几乎没有犯罪所以警察局每天都是关着门的. 若有需要警察要从几十公里外的Tamworth赶过来. 社会约束力在这里的作用十分明显. 而且小镇人与人之间很浓的情感经常给你很深的触动. 每天早晨上山前会经过邮局前面的公车站. 早晨9点50分到Tamworth的接驳火车的大巴会准时经过这里. 几乎每隔几天都可以看到年过半百的白发老头老太太在上车前抱在一起那样依依不舍的样子. 不知道别人, 反正我受不了这场景. 大多数的当地居民都很健谈. 无论你落到哪里, 当地的居民多数都会主动的提供给你帮助或者和你聊天. 让你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外星人. 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比较突出. 估计未来若干年后中国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澳洲中小城镇的居民, 有不小的比例是从欧洲美洲一些发达地区移民过来的. 目的几乎都是为了澳洲自由的生活方式和得天独厚的居住环境. 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 你只能在大城市里见到.

说到在大城市里的国人, 给我的感觉似乎较难溶入进社会的主体. 仍然习惯于'扎堆'和'绑锅'. 中国城里主要经营的都是中医中餐和便利店. 看到了不少小留学生们. 不确定他们有多少人是否明白自己在这里的目的. 或许是归于文化的差异还是中国人口太多, 职业划分过细的原因, 似乎与澳洲很强的自助式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都有很大的出入. 让人不得不承认文化差异的客观存在.

说到吃, 自己做东西吃开销马上会变得稍微可以接受了. 澳洲几乎谈不上什么饮食文化, 主菜就那么几样变来变去. 汉堡包或者牛扒要不就是比萨饼意粉. 再没别的了. 原本准备减肥的. 自从发现了从超市买牛扒自己回家DIY的招数后, 每天就被比汉堡便宜的100%澳洲牛扒和比水便宜的新南威尔士白葡萄酒彻底征服了. 当然偶尔也能买到维多利亚洲产的葡萄酒. 但是一直保持着一个雷打不动的原则, 就是坚决不买没特价的牛肉和比水贵的葡萄酒. 哈哈. 不光是我们, 这次来澳洲的所有兄弟们都发现了牛肉和葡萄酒的组合. 还没称过体重,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在姜子饲养员同志的辛苦工作下, 我应该至少没瘦.

Manilla到布里斯班, 沿1号公路回Sydney的路上, 见到了袋鼠, 狐狸, 考拉,海豚和无数不怕人的大鸟小鸟. 让你觉得人只是这里的配角, 这些野生动物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超喜欢小考拉睡觉的样子. 太懒了. 羡慕...

说到飞伞, 要说的可就太多了.

来之前真的是被自己想象中的理想境界和Manilla当地的网站上的宣传所迷惑了. 至少并不是完全那么回事. 平原的气流和安全等等一系列问题并不是来前所想的那样. 包括这次惊动了全澳大利亚的不幸的事件, 都从不同角度说明了安全的充要条件有很多很多. 邮局大妈, 餐馆大爷, 周围的居民, 我们的房东, 甚至海关工作人员, 警察和登机办理处的工作人员, 很多都对这次的事件表示了遗憾. 澳洲有很多飞行的场地, 因为时间关系, 这次沿海岸线走的海风场地都没有飞成. 这些场地除了景色的区别, 估计与国内的海风场地区别不大. Manilla最吸引人的地方, 和来这里飞行的最大的悬念或愿望都是在于这里完美的平原气流的环境. 这样的气流特点, 是由当地超强威力的阳光照射和当地极干燥的空气, 蒸发量综合作用形成的. 可怜我的皮肤, 每天裹得密不透风, 十几天下来居然晒掉了一层皮. 颁奖Party那晚在洗手间里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脸, 才感觉到用晒糊了比喻一点都不夸张. 真的是晒糊了. 差不多有八九成熟了. 好在回来前恢复得差不多了. 阳光在干燥的地表下产生的很大的区域间的温差和有些地方的蒸发产生的温差是这里的热气流可以从几十米高度开始有规则一直完整的上升到云底的重要原因. 这里找气流, 你要想象太阳照射在你周围地表环境下哪里有可能有巨大的温差. 例如被草地或森林包围的一小块黄土地, 山头或田地农场里的小水池, 或者云影和被太阳爆晒的边缘区域等等, 都要你设身处地的去想象.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当天的飞行进入了后半程, 该落的都落了, 该跑远的都跑远了, 方圆几十公里的天空中你都找不到一把和你一起在飞的伞的时候. 但也有一个好处, 就是在孤独的环境里你的思维和判断变得完全独立和不受其它人的影响. 这一点很戏剧性. 在中午刚起飞的前半程, 经常因为气流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 云底高度还没有上升到理想高度的时候, 在你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其它的盘气流的人有可能成为你的参考, 同样也有机会成为你的陷阱. 95公里落在了Bingar的那一天就是这种情况. 完全放弃了自己寻找气流的概念, 懒惰的去跟随前面发现的其它伞的气流点. 而在到达后发现气流已经消失或变弱的情况. 最后反而影响了自己的发挥. 最后一天三四十公里就被击落后在路边和其它飞行员聊天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困扰了很多飞行员的问题. 甚至是一个已经飞行了十年的老飞行员都还会被周围的环境影响而时常发生对气流判断的优柔寡断的现象. 何时应该参考, 何时应该独立, 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伞速和滑翔比在这种长时间和大距离的飞行中体现得十分明显. 变态的Airwave飞行员和一些德国的飞行员经常能飞出每天200多公里的好成绩. 让人难以想象. 快速就意味了你相当于比别人多拥有时间. 滑翔比就意味着可以供你选择的气流区域比别人大. 然而这些都是决定距离的关键要素. 当然, 他们也为此需要付出代价. 没有免费的午餐. 亲眼见到高级别伞在我身边两次出现状况. 一次是Airwave的伞在单边塌陷后伞角插进了伞里, 从大约1600米的高度一直试图恢复到100米改出, 然后就直接降落了. 当天的成绩就被一个单边给干掉了. 还有一次是在那若不瑞镇上空和一把韩国浪4一起寻找气流, 遇到了一个很强的核心后浪4折翼. 也插进了伞里. 等恢复以后, 已经在我两三公里之后了. Omega6对于长途越野飞行来说是一把安全性稍微有一点太好的伞. 几乎不用担心单边插入的问题. 几天的飞行当中有很多次是在云底满加速被气流打塌后抖开继续满加速. 在云底的那些瞬间里, 真的是有一点点的激动, 勇气和对伞的控制的快感让人肾上腺素分泌后微微发抖的妙不可言的感受.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十分充足的安全高度的基础上的, 以避免云吸过高和提高速度为目的的主动的行为. 因为你明白这是安全的. 可能就好象感情很好的老夫老妻把偶尔的吵嘴当成生活的调剂一样吧. 遗憾的是, 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是如此.

你感受过要抓着副伞来盘的气流么? 澳洲给你这个机会. 当然我们最好还是不要遇到. 只是当作经历. 心里希望尽量不要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毕竟不是全程你都会有能力和运气把高度控制在很高的层面向前推进. 风水轮流转. 总会轮到你倒霉的时候. 在澳洲飞行的所有架次中, 碰到了两次几乎是从50米高度盘10米每秒的上升到云底的. 第一次是一半运气一半感觉, 在山谷中寻找着周围气流的痕迹, 并且随时准备找公路降落了, 在几次渐强的信号的挑逗下, 做了一个判断, 结果是迎来了预料之外的极猛烈的上升. 感觉到伞硬得随时会塌得一踏糊涂, 全身只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小心肝吓得只能用尽全力让伞均匀的分布在强核心中不敢有半点马虎. 第二次完全是主动判断过去的. 在高度掉到只有几百米的时候主动偏离了主航线向一个认为想象中应该会有巨大温差的区域飞行. 心里想着如果中不到彩票就降落. 结果中了头彩. 在几圈渐强之后顺着致命的吸引力直达传说中的核心. 黑马哥的高度表基本上叫疯了, 快疯了的还有我. 手心居然能冒出汗来, 两腿跺索着, 心里想着副伞把的位置拼命预测着伞会不会塌陷然后玩命的转小圈. 我不确定, 但是我估计半径应该小于50米了. 再小下去在强气流里水平螺旋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当高度在瞬间转上了几百米后, 有了安全余量的自己开始牛逼起来了, 脑子里开始乱想. 靠丫B的是谁说平原气流稳了, 稳个鸟蛋! 由于思想开小差伞开始有或多或少的折翼甚至前扣. 但是每次恢复之后都是用更猛的重心压进气流中体验那种小心肝和高度表一起疯掉的快感. 没办法, 有本钱了腰板就硬多了. 这就是我的澳洲原产的要摸着副伞盘的宝贝平原热气流. 说句心里话, 这样的气流, 不适合对自己的伞不能完全控制或对热气流不熟练或者对安全余量的把握不够准确的飞行员来飞.

什么是飞伞的马拉松, Manilla就给你这样的机会. 一天拉不垮你就两天, 三天, 四天... 总有一天拉垮你. 在温州瓦罐家门口陪太阳兄弟傻挂四个小时如果只是体力上的消耗的话, 这里的飞伞简直就是对飞行员的体力脑力双重虐待. 连飞三天四天后即使体力再差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可以克服的问题. 毕竟这个年纪体力不成问题. 再连飞个把月估计问题也不大说不定还适应下来了. 最大的问题在于思维变痴呆了. 那种最初几天的活跃的主动的思维基本上消失了. 变成了机械的被动的思维占主要成分了. 看来这也是需要调剂的地方. 大赛中不能全天过于集中的让大脑长期处于高度兴奋之中. 最后两天的飞行, 成了模式化的起飞, 模式化的超过一群伞盘到最顶, 模式化的踩加速向前傻飞重新被快伞超回去. 某时某刻, 高度表又响了. 心里骂了一句, '我操, 丫又响了', 然后开始压重心磨墨. 这样的状态...

最后一天, 进大山之后, 被我整日担心的加速终于在一次盘到云底的时候碰的一声被我的小脚活生生的踩断了. 几乎同时我就想完蛋了, 飞不出大山了. 半小时后, 落在了一群牛旁边. 收好伞包放进牛棚用GPS打个点后直接大步向山外走去. 人要学会面对现实. 能徒步走出山估计就够走运的了. 拿着水袋哼着小曲向外走. Manilla的飞伞生活, 真的有趣的紧.

吃饭. 米饭鱼肉, 喜欢的韩国辣米饭没有了. 向美丽的韩国空姐姐要了一大杯白葡萄酒. 过会接着写.

喝晕了. 不写了. 过会再写.

我们和这些用最好的伞, 飞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飞行员比较, 基本功并不是主要的弱项. 盘气流的效率我们可以达到这次参赛的人中1/5的水平里. 可以说甚至还算是好的. 但是一旦时辰一到, 开始向外飞之后, 对气流的选择, 路线的判断的经验几乎是零. 没办法, 国内几乎没有场地给我们提供这样的经验. 按照时间拼, 似乎差距并不大, 实际上飞行的效率和速度相差相当大. 限定科目时间后的比赛那一定是忘尘莫及的. 更何况在核心的定位上动作还糙得紧, 各方面的差距就大起来了.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 我们拿着二流器材, 三五年甚至一两年的飞行经验去和拿着一流器材十年二十年经验的人一起拼也能拼到前1/2以里的状态, 应该算是努力了.

这里面还有一个惭愧的插曲. 要说参加比赛, 真的不算是第一次了. 大小比赛也参加了小几场了. 但是pee pee的问题真的是在这次比赛里突然出现了. 记得第一天比赛的时候还傻乎乎的每盘完一两个气流口渴不渴都抽时间猛喝几口水袋中的水. 两小时以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害得后半程是憋着飞下来的. 后来学乖了. 不口渴就不喝水. 口渴了就润嗓子. 居然也不行. 每天熬到三四点以后又得饱受憋尿之苦. 然后干脆来狠的了. 无论渴还是不渴水袋里的水一滴也不动. 干渴着向前飞. 并且起飞前卸两次配重. 紧临起飞无论有没有都去卸一次. 终于能熬到晚上6点问题不大了. 就是这样对付, 降落后的第一件事还是pee pee. 哎. 明年带尿不湿参赛! 这才明白Godfrey网站里说的飞行员要提前来这里适应长途飞行的另一层体贴含蓄的含义.

进不进云, 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如果奉行坚决不进云的政策, 尤其在逆温层高度低的日子里, 会飞得很艰苦. 但是进云... 就面临着更危险的局面. 安全与成绩在这里也是互为消长的关系. 进云的风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个是能见度带来的问题, 进云之后, 你一定要确认自己是周围唯一的一个进云的飞行员, 否则那种感觉难以想象. 更危险的另一个方面, 是一旦进入了云中, 滑翔伞与强大的自然界的对流相比就是沧海一粟. 你对自己的控制程度完全取决于自然环境的变化速度. 大自然想吞没你, 只是几分钟的事情. 比赛的若干天里, 只有一次被吸进了云里. 那一次的经历就让人心惊胆寒. 最早在云中飞行是去年在林州大雾天的时候. 对于预期的有可能会到来的各种伞的反应和生理状态都有一点经验. 但是当进入了八米十米上升顶上去的云中后, 情况曾经一度变得失去了控制. 在云中飞行与在雾中飞行的状态相比, 多了一个状态就是折翼.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多出来的未曾考虑到的因素差点折腾死人. 在白茫茫的世界里为了避免呕吐和旋晕的感觉的有效的办法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仪表上. 但是当折翼发生的时候, 恢复伞所作出的努力和伞在恢复过程里正常的晃动在分不清楚上下左右的白茫茫的世界里让你感觉到无比之恐怖. 可以设想, 你根本不知道现在你的状态是人在上面还是伞在上面. 你不知道现在伞是正的还是歪的这种感觉或心理暗示与你会觉得随时会撞到另一具飞进云里的伞一样, 你会觉得你的伞随时会冲着你的脸盖过来. 当大脑的平衡感被彻底破坏掉之后, 就是天旋地转和想要呕吐的感觉了. 更要命的是, 当你努力抑制着胃的抗议的同时, 眼看着GPS显示的高度冲着3000就往上冒, 本能告诉你需要努力消高. 怎么消? 拉大耳朵, 别逗了. 全失速? 对自己下不去狠手. 怎么办, 就只剩下螺旋了. 顶着胃疯狂的抗议, 硬着头皮去做螺旋. 但十几秒钟之后, 你在天旋地转中第二次傻眼了. 因为你在旋转中隐约看到了高度表显示的下降速度是2-4米/秒. 但是你的胃和大脑所能承受的不呕吐和不彻底失去平衡感的极限已经到达. 强忍了几十秒后你放弃了努力. 四米的下降又变成了8米10米的疯狂的上升. 从骨头里冒出来的对上升的恐惧和在天悬地转中不做任何延缓措施的从深度螺旋中改出的动作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发生了. 刹那间你会觉得毁了. 一切都要完蛋了. 在伞一阵抽畜恢复正常后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接受现实. 满加速对着正前放确保自己飞行方向的正确. 通过GPS来确认自己还在正常的飞着. 发狂的高度表就让它叫去吧. 在还没把人逼到用脚踩刹车环的程度前, 努力飞出去吧. 或许只是那漫长的片刻之后, 眼前突然蹦出来的清澈的大地吓得你想赶紧找窗廉拉上, 找个缝慢慢过渡一下. 但是没错, 你已经出云了. 高度在云朵的2/3的样子, 高出周围的伞好几百米, 全加速的你洋洋得意, 似乎彻底忘记了几十秒前的熊样. 你丫就是一记吃不记打的主.

清晨5点起的床, 集体打车到SYD国际机场, 又是一个和来时一样的阴雨天. 出来整整一个月了. 想家了. 晚餐红酒牛肉. 凌晨才能到香港了. 提前睡一会吧. 三十公斤的行李还要背回家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3-6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3月1号到3月5号的照片

代西山考拉保护中心(黄金海岸附近)







阳光海岸内陆河入海口, 因为着急赶路, 这里一张绝美的角度没拍到. 那种大河与海的交界处岸边的公园让你看到后脚就象灌了铅...




经过了一个月的锻炼, 在澳洲找路现在比在深圳找路还快了




拜伦湾灯塔, 1901年建成



澳洲大陆的最东点






拜伦湾起飞场



澳洲香焦种植最集中的地区, Coffs湾





房车爷爷 三室两厅, V/UHF通讯及电视天线, 卫星接收



澳洲人周末是这么带小孩玩的






麦夸里港起飞场






父子三口







满月的夜晚你会不会想起亲人啊



有过大清早睡眼朦胧刚钻出帐篷就被吓呆了的经历么




还完了车, 坐上了澳洲的火车



西尼市区一日游出团













SYD Central YHA 狂吃牛肉




机场洗完澡准备上飞机了




经过Manilla和WeeWaa上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07-3-6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作业 等看美图
发表于 2007-3-6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看火腿这么长的帖子了,呵呵,不错,既有人文风景,也有飞伞体会。好帖,顶!
发表于 2007-3-6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品!回了再精读。。。

知道我为什么在那年突然萌发了学滑翔伞的原因了吗?

请看左边我的头像,看那个背景。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眼前的阳光沙滩水上风筝和半空那几把美丽的圆月弯刀。

当场就完了。。。。。。

[ 本帖最后由 将军 于 2007-3-6 10:35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07-3-6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
发表于 2007-3-6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建议斑竹射精或者加入精华贴.
发表于 2007-3-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小时前就是了

本主题由 PARAGO 于 2007-3-6 08:50 加入精华
发表于 2007-3-6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伞也许人人能飞,但能飞好的人一定是有思想有深度的家伙!!
向楼主致敬!!感谢你带给我的震撼和会心的微笑!!
发表于 2007-3-6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制度使坏人不敢做坏事,不好的制度迫使好人做坏事。

看看我们的交警拿着相机、摄影机搞艺术创作;我们的城管在街头上演全武行,犹如成家班;政府的办公楼一栋比一栋豪华连美国都感到寒酸时;翻开报纸接二连三上十亿过百亿的谁谁谁潜逃了,对火腿所谓澳洲环境治安以及救援组织对生命重视的一些理解,我们想想就算了。我们能做的就是一声叹息!因为咱们国家的富人太多了,这两天报纸都说了,5年内珠三角将难觅万元以下的房子。 澳洲太穷了...

不过你进云的经历缺深深刻在我的脑袋里!人生最美丽的就是过程,可以看出这个过程你经历了、享受了,值得回味.....
发表于 2007-3-6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请注意言辞,PARACN的注册公告里已经声明:严禁发表XX等与飞伞无关的文字。

原帖由 将军 于 2007-3-6 08:43 发表
极品!回了再精读。。。

知道我为什么在那年突然萌发了学滑翔伞的原因了吗?

请看左边我的头像,看那个背景。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眼前的阳光沙滩水上风筝和半空那几把美丽的圆月弯刀。

当场就完了。。。。。。


想不到梦遗大师..啊不对,想不到飞猫前辈原来也是性情中人~
发表于 2007-3-6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渡人者先渡己 于 2007-3-6 07:34 发表
20070303, SYD Time 20:23 BJT 17:23 COLEDALE BEACH

布里斯班到SYD的1号公路之旅到达目的地了. 沿途经过了两三个飞行场地, 但是都因为风向或风力的问题而无法如愿. 经过麦夸里港海滩的时候圆了自己一个已过 ...


非常喜欢火腿的文字,所行,所感,所想,伴随着一张张精美的图片缓缓铺开,犹如欣赏一出唯美的文艺电影。对异域文化差异的感叹、进云后渺小无助的彷徨,无一不描绘得入木三分,我等看客也看得心惊肉跳,仿佛经历了一回生与死的考验。不曾想到一个如此帅气的男人,文字与洞察力竟然可以如此慎密,在没有见过火腿的照片之前,有时候甚至会产生此君是一个MM的错觉。

[ 本帖最后由 Ryo 于 2007-3-6 14:57 编辑 ]
发表于 2007-3-6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Ryo 于 2007-3-6 14:38 发表
楼上的请注意言辞,PARACN的注册公告里已经声明:严禁发表XX等与飞伞无关的文字。


  


收到,有错咱就改。。。以后不说此类话题。。。嘿嘿。。。接受批评。。。估计是今天更年期突发,SO牢骚多了点。。。
发表于 2007-3-6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图!!好作业!!!!

好一个荡气回肠的作业!!!

[ 本帖最后由 琪淇 于 2007-3-6 23:43 编辑 ]
发表于 2007-3-6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腿写的好作业,非常细腻。进云的那一段读来惊心动魄。
发表于 2007-3-6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我看了就好像自己飞了一趟。
发表于 2007-3-7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草民 于 2007-3-6 23:49 发表
写的好,我看了就好像自己飞了一趟。


写得再好我也不移民澳洲了。。。 那有剧毒的蛇,会进屋。。。可怕的是还有比那剧毒的蛇还要剧毒百倍的蜘蛛,夜晚会藏在你的鞋里。。。

去飞吧,但昨天晚上听说10米上空都有可能给你来个10米上升的气流把你拔回2000米,我心脏受不了。。。澳洲,不是所有人的天堂,对吗小赵?小火这里写的是科幻小说吧?
发表于 2007-3-7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发表于 2007-3-8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10米上空都有可能给你来个10米上升的气流把你拔回2000米!!!

看来这个世界是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啊!
发表于 2007-3-9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腿!还是喜欢听你亲口讲的!看了两天才把你码的字看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滑翔中国 ( 粤ICP备13044421号 )

GMT+8, 2018-10-23 10:01

网站事务联系:service@paracn.com   微信公众号: paracncom

Discuz! | PARACN.COM 滑翔中国 © 2006-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